罗懋康:临别的呼唤

2016-08-30

      老师!刘老师!!当今天我们如同几十年来千百次、万千次这么自然、这么亲近地称呼您时,才刺心地意识到,这已是我们最后一次能对面这么叫您了!以后,无论何时何地,无论何情何景,这个亲切的称呼,已经不能再得到您的回应,无论是批评帮助,还是鼓励赞扬。

      数十年来,作为您的学生,无论始终跟随,还是学成离去,无论是身处国内各省,还是海外各国,对您在学习上、工作上甚至生活上,各个方面所给予我们的关心和帮助,甚至是超出老师职责的关心和帮助,无不刻骨铭心;而在今天,在这个从此两界相隔的时刻,这种涌动翻腾的感觉,更加难以自抑地冲击着我们的胸腔、我们的心房。

      刘老师,您要离去了,您不会再回来,我们没法留住您,没法留住您的耳提面命,我们只能对您说:刘老师,您的音容、您的身影、您的关怀、您的帮助、您的教育、您的培养,此生都会在我们心中充盈,在我们眼前浮现,在我们耳旁回响!我们,您的学生,此生都会在这样的激励下,不负您对我们成才、奉献的期望。

      数十年来,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对谈、同行,多少次国内国外的朝辞、夕聚,然而今天这次离别,是最后的永别了;思及于此,不禁让人肝肠欲断、心伤欲摧。我们只希望,以后,将来,当我们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取得这样那样的成绩、成就时,遇到这样那样的困境、挫折时,能再听到您的安慰、您的鼓励,即使是在梦中、从天上!

      永别了,我的老师,我们的老师,我们的刘老师!

      (作者:罗懋康  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,四川大学教授)